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摩耶的窝窝

山不转水转

 
 
 

日志

 
 

希望鄧玉嬌能無罪釋放  

2009-05-21 10:17:30|  分类: 繁体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天聽到上海廣播電臺的《法眼看天下》節目裏聽到了官員色狼想強暴賓館女服務員而被刺的事件,電臺請了兩位律師來分析。自此我也開始關注這個事件。

這麼多年來媒體對受害者的報導似乎有失偏頗。把強暴受害者的姓名和照片公之於眾,而對強暴者的名字加以隱瞞,避免強暴者的鏡頭露面。在中國傳統的文化中,女性的貞潔就等同於生命。被強暴後能夠報案已經是很勇敢的了,如果還把她們的姓名,身份,照片公之於眾豈不是相當於往她們的傷口上撒鹽?

再者警方立案的罪名也偏袒施暴者,說鄧玉嬌故意殺人,而不是鄧貴大,黃德凱的強姦未遂。

     一個21歲的女孩子如何反抗三個中年男子的侵犯呢?單是一個男子就夠難對付的了。小鄧當時手裏的水果刀是唯一的工具。如果拿起水果刀對方都不後退,這就表明施暴者毫無顧忌,膽大妄為。至於鄧貴大被刺到脖子,也說明他欺人太甚。小鄧只是慌亂中拿起水果刀自衛而已,她已經被按倒在沙發上,能夠刺到鄧貴大的脖子說明他的頭肯定在小鄧的胸和腰之間。

如果說她防衛過度,那在當時的情況下什麼才是防衛適度呢?在所有的強報案中女性又如何反抗男性的侵犯呢?如果把防衛的措施都限制得這麼嚴格,這麼玄虛,豈不是對處於弱勢中的女性更加不利。色狼也可以屢屢嘗試,反正失敗了也可以說是對方防衛過度。

中國法律上對施暴者的判刑也太輕。由於文化上的差異,中國社會對女性的貞潔更加看重。被強暴會對受害者造成一生的悲劇。僅僅判幾年刑又能懲罰幾個人。特別是官員了,即便入獄了,也可以通過關係翻身。

如果性接觸才算得上真正犯罪的話,那處於弱勢的女性就更弱勢了。就強姦罪而言,性接觸就意味著犯罪的結束,施暴者之前的種種行為都是為了這一目的,因此可以認為這些行為也是犯罪。那麼受害者為了保護自己而反抗就不應加以限制。如果對這種反抗也加上這樣那樣的限制,那麼以後能夠反抗成功,免於被強暴的婦女也成了罪人,這又是多麼的可悲!

後來媒體去醫院報導時,視頻中小鄧在喊“爸爸,有人打我”。看過那麼多上訪者被關進精神病院,無辜被打,所以我相信她說的話是真的,或許很多人也相信。

對於這起案件的判決,輿論有兩種觀點:1.無罪釋放小鄧;2.給小鄧判刑。按照現場的物證和法律的規定,小鄧是正當防衛而已。雖然被刺的是官員,但是如果秉公執法,保護受害者的權益的話,政府在民眾中的公信力才會更強。犯不著為了兩三個無恥之徒來庇護。官場上也有好的官員,只要懲治了壞的,才會給好的官員還以公平,才會出現更多好的官員。有人擔心如果選擇第一種,以後會有更多的人殺害官員。我覺得不會。現在人人都想多賺點錢,誰會冒這麼大的險去殺人啊,再說如果當官的不是身邊一大堆隨行,誰知道你是當官的。而且公務員進入這些娛樂場所本身就說明這些公務員的自身有很多問題。能夠讓反抗者無罪釋放也會給官場上的色狼一點下馬威。如果選擇2的話,以後被強暴者的處境就更加悲慘了,色狼不是更猖獗了嗎?又怎麼保護婦女的權益呢?目前看到巴東警方的通報,就感覺警方像是鄧色狼等人的辯護律師。慶倖有兩位律師免費為小鄧辯護,有越來越多的網友支持。

 相比小鄧,四年前襄樊的賓館服務員高鶯鶯的慘案更加讓人髮指。被官員(襄樊的前市委書記)強暴後扔出窗外,死在賓館洗衣房的屋頂。這些色狼官員想偽造受害者自殺的現場。然而受害者死後施暴者的舉動就更讓人氣憤了,利用自己的職權,讓員警趕緊把屍體弄到殯儀館準備火葬,當時現場都沒查清楚就慌忙的火葬只能說想焚毀證據。如果是自殺,為什麼受害者上衣的紐扣都系錯了,褲子的拉鏈也沒拉上呢?儘管受害者的父親要求不要火葬,等事情查清楚,當地的群眾也圍堵了殯儀館,但是警方卻將受害者家的親戚扣押起來做人質,脅迫受害者的父親在火葬單上簽字。受害者的家屬顛沛流離,上訪四年,最後落得家破人亡也無力回天。最後結論卻是受害者的父親偽造證據。民眾是絕對不會相信這個結果的。這只能說民告官是難上加難,而且公安局和政府是一條船上的,如果官員權利大,就可以指揮這個被看作懲治犯罪的機構“公安局”。

    而高鶯鶯案件在四年之後會引起如此大的反響也是因為施暴者孫楚寅的對手認為這起塵封的案件可以置其于死地而重新掀起的波瀾。引用名探李昌玉先生的話“我們的確有一批充滿良知的媒體人。他們同情弱者,反對強權。照片上的高鶯鶯, 躺著,已經是一具屍體,她面部的眼皮處、手腕、頸部、右耳部均有 不同程度的抓傷或黑紫色勒痕。 這遠非墜樓所能造成。除了強暴、殺害高鶯鶯,還有人能夠使110員警 拒絕在當晚作現場勘查,使法醫草草驗屍,更能夠動員百余名武警、 民警強迫家屬簽字同意火化,連可以作為罪證檢驗的衣物也被焚毀。比如,高鶯鶯當時如果象那些賣淫女表現得順從的話,或 者忍氣吞聲的話,都不致于造成跳樓摔死的結局,但是她一定是進行了全力的反抗,惹怒了位高權重的嫖客官老爺,所以才會被人殘害”。

    從高鶯鶯,譚靜被害到小鄧,咱們平民老百姓的權益什麼時候才能得到保護?如果公安局一直受政府的調配,那麼民告官的勝訴幾率又是何其微小。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