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摩耶的窝窝

山不转水转

 
 
 

日志

 
 

手握生殺大權的農村幹部肆意欺淩女知青  

2010-07-01 09:31:28|  分类: 关注女知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農村基層幹部多數是利用職權,借招生、招工、上學、發展黨員之機,對女知青進行姦污的。九台某生產隊長齊殿發,先後強姦、姦污、猥褻婦女23名,公開宣揚“好漢霸九妻”把女知青騙到他家住宿。1971年春,在其妻子的助力下,將女知青蔡某強姦,蔡右眼被齊犯擊傷。蔡受傷後痛不欲生,忍辱投河,被人救回。齊對蔡軟硬兼施,一方面哄騙說:“你放心,小隊有我,大隊有我哥哥,公社、縣裏我有人,將來招工一定叫你走。”另一方面又恐嚇道:“這是我們齊家的天下,你要告發,我頂多半年不當隊長,我叫你骨頭渣子爛到這裏,也別想走!”齊對蔡某多次姦污。蔡某忍無可忍向上告發,公社辦案人員竟將此案當作“通姦”問題出理。黨支部只給齊犯留黨察看兩年處分。蔡看投訴無門悲憤交集,1972年12月寫下遺書,服毒自殺,經搶救脫險。但胃膜燒壞,精神失常。

遺書寫的摧人淚下,書中說:我被齊殿發害得太苦,只想和他拼了。囑咐母親保重身體,把自己忘掉。勸告妹妹“不要讀書了,不能再下鄉走向姐姐的地步。”遺書最後絕望地寫道:“現在公社這樣處理問題,證明了齊殿發說的話,是他們的天下,沒人給我們辦事,這是他們逼的。”

許多受害的女知青都與蔡某一樣,她們處在孤立無援的境地,面對的則是由親族關係、地域關係、權利關係盤根錯節編織在一起的邪惡勢力。不甘心忍辱含垢地苟活,只好以死相拼。

吉林科右前旗察爾森公社一名女知青被強姦後服安眠藥自殺。在遺書中寫道:毛主席指引的與工農相結合的道路完全正確,應該好好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但是,這裏的階級鬥爭太複雜,我鬥不了,希望你們知識青年趕快離開,我惹不了他們,只好走這條路。不管這些自殺者的動機是什麼,單憑正值豆寇年華而自尋短見這一事實本身,就足以轟動輿論,引起人們的廣泛同情和上級領導的重視。事情發展到這般地步,肇事者當然難逍遙法外,但女知青所付出的生命代價,卻是無法彌補的。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3aa4dc0100gmxl.html) - 2010年03月15日_金章_新   當年知識青年在農村插隊落戶,由於分散居住,管理不善,使這些女知識青年落到了“天高皇帝遠”的農村、邊疆,女知識青年被強姦、姦污的問題就相當突出。她們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手無縛雞之力,成了衣冠禽獸任意宰割的俎上肉。

60年代末70年代初,知識青年有一首歌這樣唱道:“我是一名知識青年,下鄉到農村;整天哪掄大鎬刨大糞,真累啊真累啊,累的腰腿酸;幹了一年回家轉,沒有盤纏錢。”但最令下鄉女知識青年心悸的,不是生活的艱苦,體力勞動的繁重,而是人身安全沒有保障。

許多被揭露出來的女知識青年被蹂躪的案件是令人髮指的。有一個典型案例;四川廣漢縣某公社獸醫站站長麥明程,多次姦污一名女知識青年卿某。卿某懷孕後,他用服瘋狗藥,超量注射奎寧針和用自行車鋼條戳胎兒等聞所未聞的殘忍手段強迫被害人墮胎未成,導致大量出血,身體完全被摧垮,1971年5月自殺未遂。麥犯不顧卿某的死活,複用閹豬刀給她剖腹取胎,由於剪斷大動脈,大量出血,被害人痛苦難忍,拒絕再切。麥犯草率縫合,腹部已切六層。術後被害人一直發燒、昏迷。麥犯又用注射針在卿某右腹部深刺3針,企圖刺死胎兒,逃脫罪責。並在她傷口劇痛,無力抗拒的情況下,再次將她強姦。

安徽渦陽縣某大隊黨支部委員高懷山,先後姦污婦女27人。全村37戶,有33戶受害。1971年7月,高乘上海女知識青年王某患病在家休息之際,闖進宿舍,將她推倒撞昏後強姦,並威脅說:你要是不老實,就叫你在農村呆一輩子。

瀋陽女知識青年馮某,在遼寧昌圖縣插隊,1970年5月被大隊黨支部副書記杜景峰強姦,生一子。為掩蓋罪行,大隊幹部把小孩賣的。1971年2月,昌圖縣將馮某送回瀋陽家中養病,並將杜某逮捕,判處徒刑四年。瀋陽市皇姑區公安局聽到馮家鄰居的片面之辭,不做調查,竟將馮某以“女流氓”、“腐蝕幹部”罪拘押一個月,在繁華街道遊鬥3天。當年12月,馮母到公安部上訪,才檢查糾正。但此後的一年多裏,被害人不僅沒有得到安置,反而成了名聲狼藉的無業遊民。

湖北天門縣某大隊年僅十七歲的武漢女知識青年王某,先後遭到了生產隊會計、民兵排長、生產隊幾個人的姦污,被弄得身敗名裂。知青們歧視她,地痞流氓調戲她。她被逼無路,只好要求搬到豬圈去住,也被隊幹部據絕。縣、公社、大隊不但不主持公道,反而誣衊她是“拉幹部下水”的“女流氓”,寫報告要求逮捕她判刑。真正的罪犯卻逍遙法外。該縣的公安司法幹部有一種論調;凡對女知青進行強姦的,第一次沒有揭發的、再次進行姦污的,由強姦變成了通姦,一般不予刑事處分。一些被害的女知識青年,或攝于罪犯淫威,不敢挺身揭發,是不難理解的,而這樣做的結果只會招來更大的羞辱。由於該縣的公安、司法部門的怠忽職守,對迫害女知識青年的犯罪打擊不力,1971年—1972年間,連續發生女知識青年遭強姦後被殺死,殺害的惡性案件。

對敢於維護自己尊嚴並與罪犯進行鬥爭的女知識青年,往往是要付出很大代價的,對出身不好的女知識青年來說,這樣做需要拿出更大的勇氣。她們是弱者中的弱者,是血統論壓迫下的戴罪羔羊。因此最易成為邪惡者漁獵的對象。有的幹部姦污女知青未遂,就到處散佈對方亂搞兩性關係的留言蜚語,並將對方的家庭歷史問題公佈於眾,進行打擊報復。這種殺手鐧實在厲害,足以將對方置於絕境。“做一個人難,做一個出身不好的女人更難。”這就是一位出身不好的女知青,因拒絕公社幹部誘姦並飽受打擊後發出的哀歎。

  评论这张
 
阅读(13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